當前位置: 航運信息 > 航運信息 > 正文

新冠肺炎疫情對船配供應影響幾何?

發布日期: 2020-03-04 來源:中國船舶報

2020年初,一場源于湖北武漢,后迅速擴散至全國甚至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給人民的生活、企業的生產帶來了巨大影響。船舶工業作為勞動密集型和國際化程度較高型的產業,這次疫情造成的國內外人員和物資流動困難,對我國船舶工業供應鏈也產生了一定的沖擊。

一、對國內配套供應商的影響,有逐步好轉跡象

我國的船舶總裝工業主要集中在長三角、珠三角以及環渤海三大造船基地,經過多年的船舶配套產業鏈建設,我國大量船舶配套企業位于上述基地內,主要包括上海、江蘇、浙江、廣東、湖北、山東、遼寧等省市。由于此次疫情主要在湖北,而其他船舶配套省市受疫情影響較小,因此不同地區船舶供應鏈企業受疫情影響各不相同。根據目前疫情發展情況初步估計,湖北以外地區,船舶配套企業受疫情的直接影響將在1~2個月,此段時間企業基本處于停產狀態,而復工后,企業需要3~4個月消化前期產品訂單的積壓。而湖北地區的船舶配套企業受疫情的直接影響將在2~3個月,復工后將需要5~6個月消化此處疫情的影響。

(一)疫情中心的湖北,企業短期內難以復產

湖北是我國船舶工業的重要省份,根據中國船舶工業年鑒,2018年湖北省擁有船舶工業企業375家,完成工業總產值778.9億元,實現主營業務收入539.9億元,占全國的11.8%,船舶工業從業人員約3.5萬人。

湖北擁有船舶配套企業229家,其中規模以上企業27家,包括武漢船用機械有限責任公司、宜昌船舶柴油機有限責任公司、武漢重工鑄鍛有限責任公司等龍頭企業,是我國重要的船舶配套基地之一。湖北作為此次疫情的中心,目前船舶配套企業基本處于完全停工的狀態。根據湖北省政府發布的公告,預計企業3月10日后才能逐步復工,而武漢船舶配套企業完全復工的時間有可能更晚。從武漢1月23日封城,到企業全面復工,預計疫情對湖北地區船舶配套企業的直接影響將在2~3月,將直接導致企業現有生產完全停工。

由于部分湖北船舶配套企業是湖北外船廠和配套廠商的重要供應商,因此短期不開工將直接影響全國范圍內部分產品的供應,對部分外地船廠近幾個月交船計劃產生一定的影響。

(二)全國其他地區,受疫情影響有限

除湖北地區外,作為全國船舶配套鏈核心的長三角、珠三角以及環渤海地區,擁有大量的船舶配套企業,尤其是長三角地區,既有內資企業,又有外資企業,基本可以提供船舶的所有配套設備。

上述地區雖也受疫情影響,但隨著疫情逐步有效控制,企業已經逐步開始復產。目前影響企業復工的主要因素有兩方面:一是外省市員工難以到位,企業面臨人員緊缺;二是交通物流限制,原材料、成品等運輸困難。但目前這兩方面的情況正在逐步緩解。人員流動方面,目前多地通過組織包車等方式,加快外地人員到位;在交通物流方面,目前除湖北以及部分疫情嚴重省份外,部分省份正陸續解除對高速、國道限制,估計更多省份在疫情得到基本控制后會迅速跟進相關措施,緩解物流的壓力。

根據目前進展,全國除湖北地區外的企業運轉將逐步恢復正常。因此,此次疫情對這些地區企業直接影響估計在1~2月,一旦恢復正常運轉,船舶配套企業有望在3~4個月將受影響的產品交付工期趕回。

綜合來看,受此次疫情影響,由于船舶配套企業1~2個月的停工,短期內會對船舶供應鏈企業帶來一定的影響。但目前疫情逐步緩解,企業有望逐步生產復工,疫情一旦解除,企業也將通過調整生產組織模式等方式,將滯后的生產進度搶抓回來,盡最大努力減少對全年生產經營的影響。

二、對國外配套供應商的影響,不容樂觀

當前,雖然國內新冠肺炎疫情得到逐步控制,但國外呈現出大規模暴發的態勢,尤其是在與中國船舶配套緊密相關的韓國、日本以及部分歐洲國家,且當前疫情并未得到有效的控制,疫情短期內仍難以結束。

隨著多年的發展建設,我國絕大多數船舶基本可以實現國內配套,但仍有部分產品或者零部件需要從國外進口。目前,我國船舶配套設備年進口金額為10億美元左右,主要產品包括船舶柴油機及零件、推進器、壓載水處理設備、舵機、發電機等設備。其中韓國是我國船舶配套設備進口的最大國家,主要進口設備包括船舶柴油機及其零件,鍋爐等機電設備。

因此,隨著韓國等其他國家疫情的暴發,預計在未來3~4個月或更長時間內,其船舶配套企業生產以及國際物流等不僅將對我國船舶配套企業關鍵零部件進口造成影響,也將對船廠部分船舶配套設備按期裝船造成較大影響。

三、此次疫情對船舶配套企業的啟示

此次突如其來的疫情給船舶生產及配套企業帶來了一定的沖擊,同時也對企業應對突發情況提出了新的要求,在人員、物流受到影響的情況下,如何最大程度減少對企業的影響?由于船舶建造為定制化、按訂單生產,其供應鏈與普通批量化產品有所不同,因此船舶配套企業要結合其自身情況,制定合適的應急預案,以最大限度減少疫情等突發事件對企業以及船廠生產經營的影響。我們認為可以從以下幾點進行考慮:

一是加快自動化、智能化工廠建設力度。船舶配套生產大多為非標準件,企業難以保持一定的安全庫存,一旦人員難以到位將直接影響企業生產。因此,在國家大力推行智能制造的背景下,可逐步加大企業自動化、智能化制造水平,實現工廠少人化。

二是利用數字化提升遠程服務能力。在人員流動困難下,部分現場服務措施實施困難。因此企業可將數字化融入產品售后服務中,通過在線監測、遠程診斷、VR/AR等技術,實現遠程服務。

三是生產制造多中心化。從這次疫情影響來看,如果企業僅在一地具有生產能力,一旦該地區生產受阻,將對企業帶來毀滅性打擊。因此,建議有條件企業,在生產布局時充分考慮備災方案,在一定條件下可實現易地備份,從而可以減少突發事件對企業經營影響。

總之,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給正處于低迷時期的船舶配套工業帶來一定挑戰,但我們相信,疫情總會結束,船舶供應鏈企業應積極策劃,最大減少疫情對企業生產經營的影響。

編輯:寧波航運交易所(Ningbo Shipping Exchange,www.dtpviy.icu








淘宝陶瓷赚钱吗 赛车pk10基本走势图 快乐双彩最新开奖号码 网上捕鱼最好的平台 怎样理财赚钱是真的吗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现场 豪利棋牌下载网址是多少 广西快3计划网 意甲直播免费观看 贵阳捉鸡麻将规则 三全湾仔码头水饺对比